m13530140401

天天喊抵制美货,现在可好,美国不买给你了。你是抵制呢?还是抗议人家不卖呢?小红粉,污毛猪都傻眼了?咋办?

食品的标准太低了。食用盐里面只强调了一种有毒物质,其他的呢?

面粉厂普遍用陈化粮,猛加增白剂,防腐剂,抗凝结剂,溴化钾,改良剂,滑石粉……人心有多恶毒,食品就有多毒。

倾城药王 

今天 11:22 来自 360安全浏览器

发小王高飞是个很聪明的家伙,虽然一直在农村老家发展,却善于抓住每个时机,从而把生意经营的风生水起。
从老家回城,高飞开车送我,一路上天南地北不停的瞎扯,正谈的高兴,发小突然骂道:“傻逼,纯傻逼。”。
见我诧异,高飞赶紧指着远处三辆还没上号的新车说,我骂的是他们,这些家伙太傻逼了?这 ...展开全文c


倾城药王 

今天 11:22 来自 360安全浏览器

发小王高飞是个很聪明的家伙,虽然一直在农村老家发展,却善于抓住每个时机,从而把生意经营的风生水起。
从老家回城,高飞开车送我,一路上天南地北不停的瞎扯,正谈的高兴,发小突然骂道:“傻逼,纯傻逼。”。
见我诧异,高飞赶紧指着远处三辆还没上号的新车说,我骂的是他们,这些家伙太傻逼了?这 ...展开全文c


澳大利亚是流放之国,生活在哪里的国民,祖先全是囚犯,
美国的迈阿密更是因收纳流氓,强盗,妓女,小偷等人渣形成的一个城市。
但伟大制度所迸发的力量,生生把顽石炼成了黄金。澳大利亚的富强稳定与包容举世瞩目,曾被认定是世界上最宜居的国度。而迈阿密不但富的流油还干净整洁。2009年,迈阿密被瑞 ...展开全文c

没有什么可说的了。只能发这些不咸不淡的帖子。

叶迈

昨天 20:02来自天涯随记

鲁迅算大师吗?

民国“大师辈出”吗?
可以这么说,反正有大师名号的人物蛮多的。
大师是一个神奇的称号,没有一个恒久不变的衡量标准。
那些名人大师水平很高吗?我看未必。
我觉得我的思想水平超越民国大师三分之二强,是没有问题的。
但我成不了大师。
自由出大师,时势造英雄,大概就是这样的。

这就跟影星歌星一样。
民国时期的人才并不多于后代,民国的教育也不好到哪里。
就像嗓子好的人总是占一定的比例,会演戏的人总是占一定的比例。
但是能不能成为歌星影星,那就要看时代了。
如果没有超级女声那个节目,就没有李宇春的成名。
所以思考力创造力强的人才,每个年代都差不多的比例。
但如果没有舞台,就没有明星。
但如果没有自由的信息,就没法正确地思考。
创造力在自由社会是无价之宝,但在专制社会就一文不值。
更何况,思想管制,思维垄断的年代,你接触到的只有洗脑信息,只有宣传材料,如何思考。信息都是假的,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吗?
思想的信息资料的单一和匮乏还在其次,思考的风险是很大的,遇罗克,林昭,还有被处枪决的高考状元——沈元。
你让大师如何出??
按照文化水平和信息发达程度来讲,今天的人大师辈出才对。但大师不许出。
民国那个时候,没有人管制,当然,也许有吧,但谁也不怕谁,各方势力,势均力敌,互相牵制。虽然也有暗杀,审查之类,但最关键的一点是,人民不害怕。没有那个势力能让人恐惧到噤声。就比如人之间的关系,吵吵闹闹的夫妻更长久,因为谁也不怕谁,打打闹闹的兄弟更亲,因为他们谁也不怕谁。而那些表面和谐,相敬如宾,孝悌有序的家庭,人情可能更是冷漠,因为一方强势地控制全局,其他人不敢吭声,安全而憋屈。所以,民国虽然乱,但人民不怕,打打闹闹虽然有生命危险,但人民不怕。就像交通事故也有也有危险,但人们不会害怕到不敢出门。
什么是自由??不害怕就是自由。好人不害怕的社会就是文明社会。
于是,他们万类霜天竞自由,有一份光发一份热,虽然水平有限,像划过黑夜的流星,也留下了美名。
就像小地方的总统,可能没有什么丰功伟绩,但也很出名。就像流行歌曲刚开始传入内地的时候,港台歌星群星璀璨,但唱的真的好吗?只是觉得人家创作歌手多,内地歌手歌唱水平高但不会创作。慢慢的这种情况就会改变。已经改变。还是内地的水平高,毕竟人多,人才按比例出现,也要多得多。就像美女,内地总比港台多,记得星加坡的电视剧曾经也很火,但没一个好看的演员,地方小,人少,美女自然少。
所以,诺奖民国可以有,大师民国可以有,明星民国可以有,自由和爱情民国可以有,49年后很少,有的还被 


@驴帮帮主

【买万达收乐视的孙宏斌这次遇到大事了】 美国博士顾颖琼举报孙宏斌,称其涉嫌在美逃税隐瞒收入,据称举报成功或被奖亿元 。他说, 孙宏斌是美国公民,在世界各地的所作所为都是代表着美国形象,你不能说拿了美国护照就可以去中国为所欲为,向银行贷款,那些说到底都是普通老百姓的钱。#郑重微言# 一个 ...展开全文c


倾城药王 


我并不认为,抱着孩子与警察争执的老妇女就是个好人。其挑衅的动作和语言,足以激起人的怒火。
但警察的行为绝对是犯罪。面对幼小的孩子,豺狼都不忍下口,上海警察却敢在众目睽睽之下,以霹雳手段将老人和孩子狠狠的摔在地上,我非常相信,此时摔伤的已不仅仅是老人孩子,人性,人权,道德,法律,也 ...展开全文c